今天是:
通知公告
陈平概况
       陈平,男,中共党员。1963年5月9日出生,1981年考入苏州大学数学系,1985年8月大学毕业后开始教师生涯,现任江苏省苏州实验中学副校长、书记。
       陈平老师的职业生涯信奉和践行了三句话:教育技巧的所有奥妙是热爱学生;教学方式的最好呈现是发展学生;教师成功的最佳途径是学习与研究。
 
读书频道
集中研读泰州教研室石志群主任几篇文章有感
发布时间:2013-10-08 00:00:00  发布人:丁益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学习时间:2013年9月9日)
1.关于教学章节的思考
“回归本真  深化认识——对“集合”概念教学的思考”——《中国数学教育》2013年第6期
    第一段  从数学历史的角度阐述了本原问题——“集合是什么?”——“类”的特征——教学定位“怎样将各种“类”的对象进行数学表示与刻画”.
  第二段  从“分类的功能”、“语言”、“思想方法”、“集合代数与逻辑演绎关系”四个层面论及“集合教什么”这一话题,充分阐述了集合的教学价值.
  第三段  先分析了集合认识的障碍——可能是“现实的感性经验”、“心理的潜在假设”等因素;再具体到:“集合的教学”,“集合中相关概念的教学”,“练习”三个方面谈了编辑对有关概念的自己独有的想法,具体说:集合教学应强调“类”的印象的表征,集合中相关概念的教学要“体现自然的逻辑顺序”,“巩固练习”的功能定位是对概念的深化理解。
  研读此文,已是第3遍,有理论的高度,可见石主任目前研究的方向是大视野下的数学教学;有具体的案例,文中举大大小小的实例达十多处,可见石主任的文章特点是结合教学实践谈教学,有理有据;有完整的体系,文章的小标题从“是什么”(what)——“教什么”(why)——“怎么教”(how),这是任何概念教学中都应思考的逻辑体系,反思自身教学,很多概念的理解不到位、理解不到一定的高度,没有对上述三个问题透彻清楚就进课堂,真的是对教学急功近利的一种表现,所以,该文对本人的教学行为方式的改变有一定的纠正和引导作用,值得年轻教师学习!
2.关于教学方式的思考与研究
“强化“范式”教学  提升数学素养”——《中学数学教学参考》(上旬刊)2013年第6期
  第一段  “模式”作为数学学科重要特征之一,自然地若干“建构方式的共性”、“模式结构与形态的共性”成为数学教学中的逻辑范式,而且“模式”间存在着的“内在联系”是概念间进行互相学习互相影响的一种可借鉴的“范式”,这是从“范式”具有的学科特质去表达的;从学习的角度来看,石主任在后面着重讲了“模仿是认知的起点”,认为模仿的学习是按照一定的模式进行学习,直接依赖于教师的示范,提及“先行组织者”教学理论与“模式”的关系,是否可以理解为“先行组织者”也从属于“模式”这一大概念之下的概念或形成一定模式过程中的一个阶段;
  第二段  从三个层面(经典案例、具体特例、重要模型)具体论述了“范式”教学在教学中所起的“方法论”作用、“渗透思想”的作用、“数学研究基本模式”的示范功能.我个人理解,数学教学中有些技能蕴藏着方法论的思想价值,应充分发挥其方法论的特点,对经典的具有数学蕴味“方法”不断渗透,而不是束之高阁地将经典与教学实际分割成两张皮.“具体特例”式的范式可否理解是某个概念的下位概念所支撑起认知发展的动力,这在很多教学环节中都具有,特别是情境设计过程中,大家就可以以下位概念作为新知的生长点.而“重要模型”式范式则是表述“范式”具有的研究态度和研究规范的学术特质的观点.
  已是第3遍读石主任这篇文章,该文思想深刻,案例具体,既有理论又有实践,读来不觉得空洞,对当前浮躁的教学环境有一定的引导价值.

3.关于数学思想方法教学现状的思考——《数学通讯》  2012年第11期
    第一部分,着重分析了教师的教学状况:
    目前数学思想方法的教学方面存在的若干倾向:
    贴标签——不是从问题的特征、问题自身提供的信息及学生的已有的认知基础出发,进行思想分析,而是运用所谓的数学思想方法“引导”学生;
    通过问题中提供的信息自然地运用数学思想方法探索思维过程的少,而在解决问题后再进行总结的多;将数学思想方法当成数学常识或技能,进行专题讲座,或平时作为兴趣小组的活动内容,或作为复习的专题,将数学思想方法的教学游离于常规教学内容之外;太随意、太泛滥,动不动就冠以思想方法的名称;将数学思想方法作为题型进行教学。
   第二部分,数学思想方法的教学的心理过程分析的各种理论支撑:
   (1)数学常识的表征理论
   表征——用某一种形式,将事物或想法重新表现出来,以达到交流的目的;
——当其表现的意义能切实掌握后,表征可进一步地成为思维的材料,从而简化思维过程
——根据信息加工理论,表征就是以一物代替另一物。
   (2)概念二重性理论
   在“过程”阶段,学生不需要知道具体的步骤,就可以认识到“输入——输出”这种过程的存在性;对“对象”层次上,学生可以把过程作为一种心理操作对象;而在处于核心位置的“过程性概念”层次,学生已经能够在过程与心理对象之间进行灵活的转换。
   (3)元认知理论
   “元认知”是对认知的认知,是对个人行为的自我调节能力。
    第三部分,关于数学思想方法的“渗透与训练”
    石主任认为,思想方法是观念层面的认知倾向,一些抽象程度相对较低的、操作性较强的思想,特别是具体的数学方法可以通过适当的训练进行教学外,处于观念层面的思想方法(如统计思想、极限思想、公理化思想等)所用教学方法应该以渗透为主,并且要将渗透贯穿于教学的始终。
    数学思想方法的探寻的途径
   (1)从历史中去寻找,数学家走过的探索之路、数学发展的迂回曲折之路;
   (2)复原古代数学家提出某数知识题的思路,引起思维的共振;
   (3)探索数学家们研究问题的着眼点;
   (4)对自己的解题过程和证明过程进行反思;
   (5)从常识的内涵中探寻,把握特殊中的一般性与规律性。


上一篇:读《有效教学十讲》有感
下一篇:陈平工作室关于读书活动的引导意见——暨第一批推荐阅读书目
版权所有:365bet手机版客户端 地址:苏州市高新区金山路72号
苏ICP备11038282号-1号 邮箱:szsyoffice@126.com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